天璇凤舞

喜欢喜欢喜欢

大毛:

【每日昉】

2018.2.24北京机场

超喜欢这样软萌的尹老师
这天应该就是他怼粉。  “你认识我吗?”

                   图源水印 侵删

副导发话啦,我们能期待下官方电影制作剪辑吗?б😌∂б😌∂б😌∂,想要更多花絮yooooo

还是后勤组删减片段

后勤组!!

太阳海水差不多:

萌到打滚~谢谢楼里截图小天使,爱你们~


1,整理装备时陆大夫扔了一颗糖到庄小羽脑袋上



2,大巴车救人那段他拍了一下他的头盔~



哦,还有大巴车上陆琛喊,“庄羽快过来帮忙!”所以官方你什么时候放出全部的删减部分呢?


发现动图不一定能动,所以还是贴两张图吧先









顾顺给李懂发糖啦

Glitter-lucky:

FB新放出来的特辑,P1:狙击组的同步度训练,脚步退的幅度都要一致。👍P2:顾顺递口香糖给李懂被拒😂 P3:顾顺的长腿,李懂的端庄💞 P4:人物介绍🎈。PS:被布达佩斯配乐片段震撼了,林导真的超用心。❤️

视频:FB MM2 https://www.facebook.com/mm2malaysia/videos/1617169191664802/

蛟龙饭庄(上)

轩辕俊彦:



临沂街上有一家蛟龙饭庄,生意好到爆。

饭店名字虽然土了点,但是听着气派。晚上总有拉帮结伙的约饭:“走,去蛟龙饭庄撮一顿!”不过也有超多女性青睐蛟龙饭庄,因为好吃还养眼。

老板杨锐,最大的爱好就是养猫外加给门口的几盆绿植浇水。蛟龙饭庄后院有一个小菜园,种满了各种青菜,可惜不外供。没事就坐门前撸猫,跟几只猫大眼瞪小眼,小日子过的十分悠闲。

经理徐宏,打点蛟龙饭庄上下大小事宜。饭店的每笔账记得明明白白,顾客每次结账都会抹零再赠送小礼品。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望向你:“办卡吗?存1000送100呦,机会是很可贵的。”望的下到小女孩上到老奶奶心里一颤一颤的,所以蛟龙饭庄VIP顾客数量十分可观。

跑堂张天德,外号石头,每天的目标就是前台小碟子里花花绿绿的糖。其他饭店的服务生都是衬衣西裤笔挺,他仗着自己八块腹肌的逆天身材,只穿个大短裤和开叉到腰间的背心。在收到无数男顾客投诉后,被徐宏勒令换上短袖。

保安佟莉,没错她是蛟龙饭庄唯一的女性成员,没错她不会做饭,没错她的职业是保安。在把第一次来蛟龙饭庄砸场子的大块头打到满地找牙后,最初嗤之以鼻的那帮人自己都能滚多远滚多远,还是活着比较好。

前主厨罗星,擅长东北菜,在一次做菜中因为助手李懂心理素质不够强执意单独掌勺,结果一个不慎把自己烫了。在带薪休假三个月后发现主厨位置和助手都被顾顺拐走。

现主厨顾顺,和罗星是新东方烹饪学校的同学。在罗星告病后顶替掌勺,罗星做菜特点是快准狠,顾顺特点则是帅浪拽。一个厨房愣是让他演出《食神》的味道,这个得瑟的劲头只有李懂能忍受。

副厨李懂,做菜水平一流,十分会观察顾客的口味喜好。距离主厨总是差那么一点火候,蛟龙饭庄的团宠、可爱担当,小孩子和小姑娘来吃饭总爱去后厨找“李懂哥哥”,此现象在顾顺往厨房门上贴了“闲人免进”后有所缓解。

养生顾问陆琛,专长药膳,没什么头疼脑热的小病是一顿药膳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吃一顿。每顿饭赠送的桂圆银耳莲子羹深受女性顾客喜爱,手中的养生小偏方被众多民众觊觎。

前台庄羽,擅长通讯,把蛟龙饭庄的Wi-Fi网速提升到其他饭店望尘莫及的程度。动听的嗓音引得顾客纷纷电话预约,在电话屡屡占线后徐宏改为微信预约,顾客们捶胸顿足表示再听不到天线宝宝的声音了,庄羽贴心地给每位预约顾客录制三十秒的音频以示慰藉。

顾顺第一天来盯着李懂:“你能跟着罗星做菜说明你有点本事,找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

“那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以后有的是机会。”顾顺看着李懂,莫名觉得李懂像只炸毛的小兔子。嗯,很对胃口。

这天顾顺颠勺李懂在旁边学艺,顾顺颠地极为卖力,李懂看不下去了:“好啦别弄了,都碎了。”

顾顺闻言将菜装盘,开始干炒羊排。倒了料酒后锅内火苗窜出老高,在李懂的惊呼和佩服的眼神中,顾顺强压下手抖的欲望:MD吓死老子了。

末了还问李懂:“看清了没?要再来一下么?”

李懂哭笑不得:“不要了不要了。”

端着药膳从旁边经过的陆琛一惊,这是什么糟糕的对话。

顾顺让李懂做下一道菜,李懂表示现在用餐高峰期还是算了。

“你以前也这样吗?”

“哪样?”

“紧张啊,抗压能力太差。学厨师做菜是躲不掉的。这一课算哥送给你的,下次记得交学费。”

顾顺吐掉嘴里的口香糖,让李懂站到自己前面。

李懂轻车熟路地开始颠勺,油蹦出来一点,李懂手一抖,手腕上覆上一只大手帮他把锅端正。

顾顺把李懂整个圈在怀里,前胸贴着李懂后背,呼吸喷在李懂耳畔,李懂本能想躲,耳边传来一声“别动”。

两个人配合默契,在装盘时顾顺说:“刚刚炒的很好。”

“我不是炒给你看的。”李懂鼓起腮帮子咕哝。

顾顺挑眉:“我看到了。”

被顾客催促n次的石头来到后厨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成功被自己嘴里的糖呛到。

李懂迅速从顾顺怀里跳出来,面红耳赤地准备其他食材。



石头顶着顾顺狙击枪般的目光把菜端走。

午休时间石头和陆琛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分享给佟莉和庄羽,四个人都觉得李懂这颗小白菜怕是要被顾顺这头猪拱了。

徐宏进来就看到前台四个脑袋围在一起:“陆琛,买菜的车坏了快去修车。庄羽统计一下晚上还有多少桌预订。石头你少偷吃点糖行不行,好歹剩点给顾客。佟莉,这次教训醉酒闹事的表现很好,下次压着他们打。”

门口传来杨锐洪亮的声音:“徐宏!徐宏!”

徐宏转身出去:“怎么了?”

“小咪好像发情了。”

“切了吧,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徐宏冷冷地说。

“我觉得这个方案不可行。”杨锐抱紧怀里的小咪,一人一猫瑟瑟发抖。

【顺懂/狙击组】拥抱

无恃无恐:

日常向


ooc预警


bug请指正




【1】


 


但凡父母给孩子起名字,都是慎之又慎,从字典上翻来覆去挑出那么个代表了自己满腔的希冀的字,小心翼翼地报给派出所户籍处的民警同志。


 


但更多时候,名字就像个flag。


 


比如说顾顺。


 


虽然他是蛟龙,甚至是全海军里数一数二的好手。


 


但命里的波折,早就把他前二十年后二十年的人生路渗透成了筛子,该踩得坑一个都不会少。


 


刚上军校的时候,他和罗星一个班,再加上隔壁班一个漂亮的观察员小姑娘构成了学校里完美的等边三角。小姑娘约罗星去训练场的纸条,放在桌洞里还没给正主翻出来,半路就给“拦路虎”顾顺截胡塞进垃圾堆里,导致罗星“放鸽子”。


 


顾某人真是做的好一手“毁尸灭迹”“借刀杀人”。


 


那段时间他使坏使得风生水起,往课本上写“顾顺”两个字都不禁洋洋得意起来,顺字中间的一竖拉的格外长,愣是写出来奉天承运的气势来。


 


可惜很快他那点好运都给满脑壳的破坏思想败完了,正事搞的磕磕巴巴一波三折,像脱了缰的野马离“和小姑娘升华一下纯洁的革命友谊”越来越远。


 


他给隔壁班管事的小伙递了不少“好处”才如愿和小姑娘分到一个训练小组。搭档两个月后,有天晚上在训练场趁着四处无人,顾顺拉拉小姑娘的肩膀,低头嘟着嘴想趁人转头的时候亲一下,再强势地搂到怀里,却万万没想到小姑娘下意识地蹲下身准备给他扛枪——这特么就有些尴尬了。


 


还是路过的罗星没忍住笑出声来救了顾顺一命。


 


为了表示感谢顾顺和罗星打了一架。


 


然后鼻青脸肿地被指导员拎着后衣领扔进医务室大眼瞪小眼。


 


医务室没人——都去体育馆体检了——陆军某部队过来挖好苗苗了。


 


可怜好苗苗罗星和不怎么好苗苗顾顺被迟来的海军捡了漏,移在同一个盆里带走了。


 


更可怜的是隔壁班漂亮的观察员小姑娘被一个深山老沟沟里的陆军挖走了。


 


【2】


 


他和罗星没分在一个舰上。


 


顾顺本来认真地以为这种万事不顺心,气不顺毛不顺的日子终于走到终点了——可见他还是太年轻。


 


他的观察员搭档也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俩人互相看不顺眼,谁也不服谁,能从舰头掐到舰尾,再一路掐回宿舍,没少吃队长舰长的口头批评。


 


一场联合军演后,他给罗星挂电话,一张嘴叭叭叭地像卸了消声器的自动步枪,喷人喷的口干舌燥,喷出肉眼可见的火星。


 


罗星:“哦,我的观察员超乖,就是稍微有点胆小怕子弹。”


 


怕个屁子弹。


 


顾顺啐了口,他明明从瞄准镜里看见罗星被他打的冒白烟,结果前脚收枪后脚一转头就给罗星打爆了——好家伙,合着冒白烟的那位是趴罗星怀里帮忙架枪的小乖观察员。


 


他回头瞪了眼自己在洗漱间把牙杯脸盆搞的叮当响的搭档,冷着脸扔了电话,狠狠唾弃了下自己,决定再也不主动给罗星打电话了,这不都是闲着没事找虐呢吗!呸!


 


自此相安无事了几年。


 


然而该来的打脸总是不会少,顾顺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上边调令一下来,他就给罗星拨了电话。


 


罗星脊柱神经被打穿,摊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手机还是陪床的同事帮忙拿来放在耳边的。


 


向来伶牙俐齿的顾顺像是炮还没打出来就在枪管里炸了,哑着嗓子咳了两声,血液随着心脏砰砰砰地一股股送进头顶嗡嗡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罗星反过头来安慰他,“我没事。”


 


顾顺哼了一声,狠狠吸了把憋到鼻子里的眼泪,叫嚣道:“等老子回来就给你办五星级夕阳红养老院贵宾卡。”


 


罗星听出这人缓过劲来了,笑了两声,“那你得全胳膊全腿的回来。去吧——哎,别欺负我观察员,也别告诉他——别吓着他。”


 


【3】


 


顾顺又开始毛不顺了。


 


虽然李懂长得挺顺眼的。


 


但他就是想绷着脸怼李懂两句,给他下马威。


 


又被向来吃软不吃硬地好脾气不服输李懂怼了回来。


 


虽然这种“见识见识你的本事”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最基础的互怼并不能给深谙此道的老狐狸什么真实性的伤害,顾顺还是敏锐地感觉到——这小子脾气并没有罗星口述中的那么好,以及可能还真是怕子弹的小菜鸡。


 


唉没本事还不服管教。


 


但是小菜鸡在枪林弹雨里还是像打了激素似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起来。


 


他并不是经不起风雨,只是缺个独自在雷暴里打滚的机会——顾顺眼眶给流弹擦了个大口,血流下来蛰的右眼生疼,左眼却清楚地看着李懂趴在那里扣完扳机后逐渐恢复平稳起伏的后背;他后脑勺磕在地上,乱成浆糊的脑子分不清东南西北,却在此时此景下条理清晰地拼起这么一句感叹。


 


不错,罗星果然看走眼了,这是个厉害的主。


 


任务顺利完成。他靠在李懂的小肩膀上,琢磨着等李懂去探望罗星的时候也得跟去显摆一番——看哥调教出来的人,精气神儿都不一样了。


 


然后下飞机的时候乐极生悲地扭了脚,扶着他的李懂没想到,被带了个趔趄,脱手的顾顺叽里咕噜地从飞机上滚了下去,好死不死压断了胳膊。


 


被去杨锐队长伙同佟莉打包塞吉布提医疗中心接受治疗了。


 


主治医生给他的胳膊打了石膏,右眼也糊了个酷似加勒比海盗的绷带,拿着病历态度亲和而语气严厉地威胁他,“卧床不要动——吃饭也是撒尿也是。有事按铃,有护士来帮忙。”


 


“哦,”顾顺挤出一张无辜脸,“那我可以调去三楼的310病房吗?那边住的都是我们一个队的,有事好帮忙。而且我还没家室,大姑娘大小伙子的多不好意思啊。”


 


十分有理有据——然后被独裁专制的大夫一票否决。


 


【4】


 


顾顺是个好狙击手。


 


极度沉稳,不失耐心。


 


他可以连续在坑里趴上几个小时不动弹。


 


可一下战场,那点皮的起飞的本质就压不住了。


 


李懂手里没停地切着一个从杨锐小菜园里摘来的番茄,一边应和着耳机里顾顺关于医院米饭夹生,茄子淡的一批,酸菜鱼里只有半块鱼头,真特么想吃肉的鸡零狗碎的抱怨,一边注意着电磁炉上滚着的热水。


然后不带一丝情绪地告诉顾顺,“今天午饭是西红柿鸡蛋挂面。”


 


顾顺立马底气十足发号施令起来,“李懂!你没听懂命令吗?我想吃鸡,就队长菜园里养的那两只鸡。”


 


楼道里公用电话适时响起来。


 


李懂擦了手,摘了一边耳机出门去接。


 


顾顺的主治医师攒了几日的怒气值,恶狠狠地告了他一状——单人病房住了没两天就跛着一只脚逃窜了两楼窜到310病房;和陆琛徐宏开了个热闹的party庆祝越狱成功;并且试图潜入顶楼把复建的罗星偷出来拖进310打麻将......


 


耳机那边的顾顺没意识到李懂这边突如其来的沉默,一刻不停地重申强调自己对队长杨锐养的两只鸡的惦念。


 


好烦啊。


 


也就这个时候,李懂才能感觉到他无所不能的主狙,也不过是个刚二十出头烦人烦的很有一手的小伙子。仿佛战场上那点相互依存相互扶持的关系,悄无声息地延续到了生活里。


 


这种感觉是和罗星搭档从来没有过的。


 


李懂一声不吭地掐了语音,找了队长杨锐的电话拨出去。


 


杨锐不在军事基地,拖着佟莉不知道了哪个山沟沟里的部队去挖墙角了。


 


电话没打通,李懂从零钱袋里摸出来五十块钱放进队长宿舍,觉得还是等回来再写份检查比较妥当。


 


他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你看副队也住院呢,陆琛也住院呢,罗星也住院呢,正好顾顺也住院对吧,炖只鸡大家一起吃。


 


然后李懂在厨房里翻出来个装米的布袋,雄赳赳气昂昂地套了只鸡回来,剁成鸡块煲进了砂锅里。


 


李懂炖地一手好鸡。


 


他掀开盖把浮油撇掉,小心翼翼地装进不锈钢保温盒里封起来,生怕路上洒出来。


 


可浓郁的香味就是不受控制得从缝隙中溢出来,钩的人心里直犯痒痒。


 


李懂刚踩上三楼的地板,一转眼就看见顾黄鼠狼扒在病房门口摇着大尾巴,隔着大老远招呼他,“李懂!嘿!你小子行呀,真把队长养的鸡捉了炖了?”


 


屋里的徐宏瞪圆了眼睛,“什么?谁把队长的宝贝母鸡炖了?李懂?”


 


311病房住了两个蛟龙二队鼻子可灵光的小伙儿,大老远就闻见肉香味,又听着有人叫李懂,腆着脸趴在门口“懂哥懂哥”的喊。


 


顾顺撑起拐把人轰了出去。


 


【5】


 


李懂难得好声好气地把顾顺连哄带骗地塞进了之前的单间,在过于追求息事宁人的同时签下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什么要求得陪床,什么要求得照顾起夜。


 


此人极其难缠,搞的李懂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现任主狙的纠缠,端着碗提前留出来的温热鸡汤蹬蹬蹬跑上了顶楼。


 


罗星已经可以倚着枕头坐起来了,手也能用上力,接过李懂手里的鸡汤尝了口,啧啧称奇:“你手艺这么好,之前都没有尝过。”


 


李懂没吭声,低着头摸索自己虎口上的茧子。


 


“怎么了?”罗星探出另一只手来在他脸上抹了一把,“我这有抽纸,你用吗?”


 


“不,不用,我没事,”李懂抬起头来看了罗星一眼然后转移了视线,他眼角红红的,可终究没落下泪来,“就是有点难过。”


 


罗星比他大几岁,像个和善的老大哥,演习的时候放任他学习尝试,可到了真枪实弹的时候,就一定会发狠把他拱到安全的角落里。


 


他呼噜了两把李懂短茬茬的后脑勺,安慰道:“我不难过,你也别难过。既然从事这个工作,就得做好思想准备,子弹是躲不过的,不打在我身上,就会打在你身上,或者是打在别人身上。命里定了的,不是谁的错。”


 


“子弹是躲不过的。”李懂小声地重复了一句。


 


他认真地想,我可以替你们挡子弹的;就算挡不住,我也能捡起枪完成任务——他已经试过了。


 


【6】


 


顾顺没个正行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看见李懂进门就翘起没毛病的那只脚踩在栏杆上,跩兮兮地质问三连:“怎么才回来?我发现你真是翅膀硬了,我不过开了个玩笑,你转身就把队长养了半年的母鸡捉了炖了,检查写了没有?哎,哥这有检查报告模板,你要不要?”


 


李懂惯了他跩的天下第一的臭屁样子,根本不反击给他毛不顺的机会,从床底下摸出马扎,一屁股坐床边就开始默默削苹果。


 


“哎,你这个小同志,”顾顺撑起身子抬手就去拽还连在苹果上的苹果皮,“模板要不要给个准话,现在买就送,一个苹果就能换一份,还附送蛟龙一队狙击手限量拥抱一个——换成亲亲也可以。”


 


李懂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他耳朵上一热,抬眼看过来,上目线在张娃娃脸上怎么看怎么乖巧,床头拧开的暖黄灯给他眼睫打了层光影,那颗小痣就在光影里一隐一现,忽闪忽闪的。他段位不够,猜自己脸可能也跟着红了,柔软的厚嘴唇一撇,生硬地回击:“白送也不要,顾顺你说话真欠。”


 


看得顾顺心里痒痒,又想起军校那个尴尬的晚上,还有那个没亲到的小姑娘,到底没有同生共死过是不一样,那个时候只想着跟罗星显摆,现在一点都不想让这个人出现在罗星跟前。


 


糟糕要栽了。


 


顾顺心里软,嘴上却不饶人,打开了狙击枪模式,打一枪上次膛,砰砰砰瞄准了李懂狂打,“我跟别人才不这样。你想想,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你被怼了反应这么好玩,为什么我要腆着脸凑你跟前招人嫌?你跟你女朋友不这样吗?男的不都喜欢谁才逮着谁欺负吗?”


 


刚满二十的李懂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一提谈恋爱就脸红,他只能和顾顺过一招“沉默是金”,再来一套简单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再往下就是懵懂着顺着人话走了,完全没注意顾顺话里边奇奇怪怪的逻辑,“我没,我没女朋友。”


 


顾顺跩跩地哼了声,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你这种傻小子怎么可能有女朋友,站起来背对我,哥教你一招。”


 


李懂一边嘴上别扭地反驳“你有过很多女朋友吗?”一边好奇这人能有什么花招,不情不愿地转身照做。


 


顾顺拍拍他的肩膀,趁着人迷茫不解地转身,低头嘟嘴一气呵成,在他耳廓边轻柔地蹭了过去。


 


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fin

【顺懂】跳楼机

小小卷不说话:

甜/变形记前传/图个乐儿/瞎JB写


1.


蛟龙一队放假,跑到临海城市的游乐场玩。


石头拉着佟莉去玩谷木游龙极速风车惊天大摆锤。他俩又看到海盗船主题的激流勇进,兴致勃勃地冲进去,好像扛着机枪。


虽然穿着一次性雨披进去,还是浑身湿淋淋地出来。


两个人还开开心心地大笑。


石头把湿淋淋的短袖T恤脱下来拧水,惹得徐宏直直看他腹肌。


徐宏说:“比腹肌啊。”


话音刚落,佟莉赶忙说:“我也有啊。”


说着就要撩衣摆。


石头吓得赶快伸手去拦。


2.


陆琛和庄羽去鬼屋,踩着背景音乐的拍子吓鬼,玩得不亦乐乎。


3.


李懂和杨锐一开始跟着顾顺罗星一起逛,后来发现他俩什么项目也不玩,就在烈日下干逛。


杨锐忍不住说:


“你们怎么都不去玩啊?”


罗星看看顾顺,顾顺也看看罗星。


李懂看看罗星和顾顺,说:


“队长,别管他们了,我们去玩跳楼机吧。”


4.


李懂和杨锐坐完跳楼机,在儿童乐园看到了罗星和顾顺。


哥俩儿正面对面坐在旋转茶杯上。


面目呆滞、四肢僵硬。


小队其他人也围了过来,打算一起去吃午饭。


杨锐发话说:


“走了,吃饭去。”


两个人手拉手从三米高的旋转茶杯上跌跌撞撞走下来。


徐宏说:


“你们不会恐高吧?”


罗星和顾顺瞬间见了鬼似的盯着对方看。


5.


顾顺嘴犟说:


“哟没想到你还怕高啊?”


罗星哼唧一声,还拉着顾顺的手呢:


“我看你才恐高吧,刚刚一直拽着我。”


顾顺一把把手撒开:


“谁拉谁啊!”


李懂见他俩又开始互呛,赶快当和事佬:


“都别说了,去吃饭去吃饭。”


罗星不服:


“我们还有一场比赛,那现在就去玩跳楼机啊!谁先喊谁输!”


顾顺说:


“走啊!现在就走啊!”


李懂已经预料到了结果,小声说:


“丢不丢人。”


6.


兄弟俩在儿童乐园的迷你跳楼机上坐好,工作人员给他们压好安全栏。


“等一下。”顾顺说,“等一下!”


“怎么不开了这个?”他朝工作人员指指安全栏,“怎么到这儿就上不去了?”


陆琛看热闹不嫌事大:


“来吧来吧来吧,给他压上就完了。”


顾顺一下子被固定在儿童跳楼机窄小的安全栏里,只有手脚能有微微的移动。他大喊:


“罗星,罗星!”


罗星刚刚被扣上,像一只被困住的小动物正在左右试着挣扎:


“啊?”


顾顺一把抓住罗星右手,紧紧扣住:


“来,手牵手来。”


罗星紧张得语无伦次:


“我觉得,我觉得,哇。”


他不知道是安慰顾顺,还是安慰自己,说:


“你跟我学,为了保持不紧张放松的状态,夹紧。”


顾顺点点头:


“对。”


没两秒又喊起来:


“唉我不玩了!我不想玩了!放我下来吧!扣上安全带就不想玩了!”


罗星也冲着他耳朵边喊:


“你不要让我紧张!”


顾顺大喊大叫:


“啊,啊啊啊!让我下去好不好!”


罗星叫得更响了:


“你别让我紧张行不行!”


比赛好像从谁先出声谁输,变成了谁嗓子更亮谁赢。


李懂无奈地看着两狙击手,痛苦地抚额。


7.


顾顺开始求饶:


“啊啊啊让我下去好不好!”


他吓得都有点儿结巴了,


“给给给个机会好不好?”


罗星也结结巴巴说:


“你你你让我放松行不行?”


顾顺复读机似的重复:


“给个机会好不好?”


罗星也反反复复颠三倒四说:


“你让我放松行不行?”


8.


顾顺小幅度挥舞着手:


“懂儿啊,懂儿啊我不想玩了。”


李懂和他讲:


“你丢不丢人啊?”


顾顺求饶地撒娇:


“我我我好几天没睡觉,我的心脏不太行。”


李懂不理他。


顾顺真诚地强调:


“真的。”


见李懂没有反应,又去喊佟莉:


“莉姐。姐姐。”


佟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说:


“刚刚还挺能啊,不是说谁先喊谁输吗?”


他又喊:


“石头!石头!张天德!”


石头剥了颗糖吃。


他又喊徐宏:


“副队!副队!”


过一会儿又瞎JB乱喊起来:


“姐姐!姐姐!”


“帅哥!”


管机器的工作人员也终于是忍不下去了,他本想按规定多等几个人来,再一起打开开关玩一发。


没料到这两大小伙子愣是挤上儿童设备,还一个劲儿大喊大叫。一帮体格强壮的朋友在下面起哄。


小朋友没等来,倒是等来一群拍照的小姑娘。


工作人员拉下了开关键。


顾顺急得大喊:


“大哥大哥大哥!”


9.


儿童版跳楼机缓缓上升,到达也就三层楼的高度。


顾顺喊:


“罗星!我怎么就答应你了!我怎么?”


罗星也有点被他的阵势吓到了:


“我我我我是让你来给我壮胆的,你现在把我吓破胆了。”


顾顺语气着急:


“唉唉唉检查一下安全带好不好?”


杨锐吼他,不由自主带了点命令的口气:


“你少说点话,你呼吸一下,要不一紧张就缺氧。”


顾顺乖乖地深吸一口气,还是憋不住歇斯底里:


“罗星!我怎么就答应你啦!”


他死死捏住罗星的手,指甲都扣到肉里去了,急得罗星也大喊:


“你轻点!”


“罗星!”


“手!手!手!”


“罗星!罗星!”


徐宏提醒他们:


“现在要放松心情,不要紧张。”


庄羽嬉皮笑脸补充:


“因为在上面紧张是没有用的。”


李懂说:


“正常呼吸,别缺氧,别憋气。”


他朝着顾顺的位置担心地看了两眼,又说,


“放松啊,放松。”


10.


顾顺仰着脖子看天花板:


“罗星罗星!”


罗星被他吵得耳朵疼:


“完了我要疯了。”


“罗星罗星!”


“顾顺顾顺!”


“罗星!我怎么就信你的了!”


“顾顺!”


顾顺催眠自己小声说:


“我不害怕我不害怕。”


跳楼机陡然坠落,俩人同时叫喊出声,脸都变形了:


“啊啊啊啊——”


落地后,罗星如负重释:


“胜利了!”


俩人十指紧扣摇摇摆摆地走下来。


顾顺扑到李懂怀里,小声抱怨说:


“我腿好软。”


李懂搂住他,安慰地拍拍他厚实宽阔的背。


11.


顾顺和罗星坐儿童跳楼机失态尖叫的视频被传到网上,转发评论无数哈哈哈。虽然没有曝光他俩的身份,但内部还是都晓得了。


介于情节并不恶劣,但影响极差,顾顺和罗星被罚去乡下种地。


蛟龙一队其它队员轮流探监,戏称说是“变形记”。


End.







*谢谢小天使脑洞,算是一篇点梗吧。送给你!@现在一心磕顺懂
*王彦霖的宇文怀演得真不错,陪我妈看楚乔传他一出场我就过塞哪能嘎挫气。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慵鹿:

夜半低语

逻辑死,求别深究

高清的新片段来了,日常抽打官博
链接:https://m.weibo.cn/1509686313/4221266749601061

Glitter-lucky:

🐳童鞋说完“他在生活中可能比在戏里还要更单纯一些😳”这句之后台下的妹子都不约而同的“矮油”了起来笑死我了😂,说实话我第一遍看这个视频时听到这句也是这个反应😳……然后🐳就转过去问尹老师“我要说你什么来着?”尹老师“随便”,🐳马上“我来夸你”哈哈哈😒😒😒😂😂😂...

视频:http://video.weibo.com/show?fid=1034:3bc32170d48fedd068212748e5e2ce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