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璇凤舞

蛟龙饭庄(上)

轩辕俊彦:



临沂街上有一家蛟龙饭庄,生意好到爆。

饭店名字虽然土了点,但是听着气派。晚上总有拉帮结伙的约饭:“走,去蛟龙饭庄撮一顿!”不过也有超多女性青睐蛟龙饭庄,因为好吃还养眼。

老板杨锐,最大的爱好就是养猫外加给门口的几盆绿植浇水。蛟龙饭庄后院有一个小菜园,种满了各种青菜,可惜不外供。没事就坐门前撸猫,跟几只猫大眼瞪小眼,小日子过的十分悠闲。

经理徐宏,打点蛟龙饭庄上下大小事宜。饭店的每笔账记得明明白白,顾客每次结账都会抹零再赠送小礼品。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望向你:“办卡吗?存1000送100呦,机会是很可贵的。”望的下到小女孩上到老奶奶心里一颤一颤的,所以蛟龙饭庄VIP顾客数量十分可观。

跑堂张天德,外号石头,每天的目标就是前台小碟子里花花绿绿的糖。其他饭店的服务生都是衬衣西裤笔挺,他仗着自己八块腹肌的逆天身材,只穿个大短裤和开叉到腰间的背心。在收到无数男顾客投诉后,被徐宏勒令换上短袖。

保安佟莉,没错她是蛟龙饭庄唯一的女性成员,没错她不会做饭,没错她的职业是保安。在把第一次来蛟龙饭庄砸场子的大块头打到满地找牙后,最初嗤之以鼻的那帮人自己都能滚多远滚多远,还是活着比较好。

前主厨罗星,擅长东北菜,在一次做菜中因为助手李懂心理素质不够强执意单独掌勺,结果一个不慎把自己烫了。在带薪休假三个月后发现主厨位置和助手都被顾顺拐走。

现主厨顾顺,和罗星是新东方烹饪学校的同学。在罗星告病后顶替掌勺,罗星做菜特点是快准狠,顾顺特点则是帅浪拽。一个厨房愣是让他演出《食神》的味道,这个得瑟的劲头只有李懂能忍受。

副厨李懂,做菜水平一流,十分会观察顾客的口味喜好。距离主厨总是差那么一点火候,蛟龙饭庄的团宠、可爱担当,小孩子和小姑娘来吃饭总爱去后厨找“李懂哥哥”,此现象在顾顺往厨房门上贴了“闲人免进”后有所缓解。

养生顾问陆琛,专长药膳,没什么头疼脑热的小病是一顿药膳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吃一顿。每顿饭赠送的桂圆银耳莲子羹深受女性顾客喜爱,手中的养生小偏方被众多民众觊觎。

前台庄羽,擅长通讯,把蛟龙饭庄的Wi-Fi网速提升到其他饭店望尘莫及的程度。动听的嗓音引得顾客纷纷电话预约,在电话屡屡占线后徐宏改为微信预约,顾客们捶胸顿足表示再听不到天线宝宝的声音了,庄羽贴心地给每位预约顾客录制三十秒的音频以示慰藉。

顾顺第一天来盯着李懂:“你能跟着罗星做菜说明你有点本事,找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

“那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以后有的是机会。”顾顺看着李懂,莫名觉得李懂像只炸毛的小兔子。嗯,很对胃口。

这天顾顺颠勺李懂在旁边学艺,顾顺颠地极为卖力,李懂看不下去了:“好啦别弄了,都碎了。”

顾顺闻言将菜装盘,开始干炒羊排。倒了料酒后锅内火苗窜出老高,在李懂的惊呼和佩服的眼神中,顾顺强压下手抖的欲望:MD吓死老子了。

末了还问李懂:“看清了没?要再来一下么?”

李懂哭笑不得:“不要了不要了。”

端着药膳从旁边经过的陆琛一惊,这是什么糟糕的对话。

顾顺让李懂做下一道菜,李懂表示现在用餐高峰期还是算了。

“你以前也这样吗?”

“哪样?”

“紧张啊,抗压能力太差。学厨师做菜是躲不掉的。这一课算哥送给你的,下次记得交学费。”

顾顺吐掉嘴里的口香糖,让李懂站到自己前面。

李懂轻车熟路地开始颠勺,油蹦出来一点,李懂手一抖,手腕上覆上一只大手帮他把锅端正。

顾顺把李懂整个圈在怀里,前胸贴着李懂后背,呼吸喷在李懂耳畔,李懂本能想躲,耳边传来一声“别动”。

两个人配合默契,在装盘时顾顺说:“刚刚炒的很好。”

“我不是炒给你看的。”李懂鼓起腮帮子咕哝。

顾顺挑眉:“我看到了。”

被顾客催促n次的石头来到后厨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成功被自己嘴里的糖呛到。

李懂迅速从顾顺怀里跳出来,面红耳赤地准备其他食材。



石头顶着顾顺狙击枪般的目光把菜端走。

午休时间石头和陆琛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分享给佟莉和庄羽,四个人都觉得李懂这颗小白菜怕是要被顾顺这头猪拱了。

徐宏进来就看到前台四个脑袋围在一起:“陆琛,买菜的车坏了快去修车。庄羽统计一下晚上还有多少桌预订。石头你少偷吃点糖行不行,好歹剩点给顾客。佟莉,这次教训醉酒闹事的表现很好,下次压着他们打。”

门口传来杨锐洪亮的声音:“徐宏!徐宏!”

徐宏转身出去:“怎么了?”

“小咪好像发情了。”

“切了吧,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徐宏冷冷地说。

“我觉得这个方案不可行。”杨锐抱紧怀里的小咪,一人一猫瑟瑟发抖。

评论

热度(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