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璇凤舞

【顺懂/狙击组】拥抱

无恃无恐:

日常向


ooc预警


bug请指正




【1】


 


但凡父母给孩子起名字,都是慎之又慎,从字典上翻来覆去挑出那么个代表了自己满腔的希冀的字,小心翼翼地报给派出所户籍处的民警同志。


 


但更多时候,名字就像个flag。


 


比如说顾顺。


 


虽然他是蛟龙,甚至是全海军里数一数二的好手。


 


但命里的波折,早就把他前二十年后二十年的人生路渗透成了筛子,该踩得坑一个都不会少。


 


刚上军校的时候,他和罗星一个班,再加上隔壁班一个漂亮的观察员小姑娘构成了学校里完美的等边三角。小姑娘约罗星去训练场的纸条,放在桌洞里还没给正主翻出来,半路就给“拦路虎”顾顺截胡塞进垃圾堆里,导致罗星“放鸽子”。


 


顾某人真是做的好一手“毁尸灭迹”“借刀杀人”。


 


那段时间他使坏使得风生水起,往课本上写“顾顺”两个字都不禁洋洋得意起来,顺字中间的一竖拉的格外长,愣是写出来奉天承运的气势来。


 


可惜很快他那点好运都给满脑壳的破坏思想败完了,正事搞的磕磕巴巴一波三折,像脱了缰的野马离“和小姑娘升华一下纯洁的革命友谊”越来越远。


 


他给隔壁班管事的小伙递了不少“好处”才如愿和小姑娘分到一个训练小组。搭档两个月后,有天晚上在训练场趁着四处无人,顾顺拉拉小姑娘的肩膀,低头嘟着嘴想趁人转头的时候亲一下,再强势地搂到怀里,却万万没想到小姑娘下意识地蹲下身准备给他扛枪——这特么就有些尴尬了。


 


还是路过的罗星没忍住笑出声来救了顾顺一命。


 


为了表示感谢顾顺和罗星打了一架。


 


然后鼻青脸肿地被指导员拎着后衣领扔进医务室大眼瞪小眼。


 


医务室没人——都去体育馆体检了——陆军某部队过来挖好苗苗了。


 


可怜好苗苗罗星和不怎么好苗苗顾顺被迟来的海军捡了漏,移在同一个盆里带走了。


 


更可怜的是隔壁班漂亮的观察员小姑娘被一个深山老沟沟里的陆军挖走了。


 


【2】


 


他和罗星没分在一个舰上。


 


顾顺本来认真地以为这种万事不顺心,气不顺毛不顺的日子终于走到终点了——可见他还是太年轻。


 


他的观察员搭档也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俩人互相看不顺眼,谁也不服谁,能从舰头掐到舰尾,再一路掐回宿舍,没少吃队长舰长的口头批评。


 


一场联合军演后,他给罗星挂电话,一张嘴叭叭叭地像卸了消声器的自动步枪,喷人喷的口干舌燥,喷出肉眼可见的火星。


 


罗星:“哦,我的观察员超乖,就是稍微有点胆小怕子弹。”


 


怕个屁子弹。


 


顾顺啐了口,他明明从瞄准镜里看见罗星被他打的冒白烟,结果前脚收枪后脚一转头就给罗星打爆了——好家伙,合着冒白烟的那位是趴罗星怀里帮忙架枪的小乖观察员。


 


他回头瞪了眼自己在洗漱间把牙杯脸盆搞的叮当响的搭档,冷着脸扔了电话,狠狠唾弃了下自己,决定再也不主动给罗星打电话了,这不都是闲着没事找虐呢吗!呸!


 


自此相安无事了几年。


 


然而该来的打脸总是不会少,顾顺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上边调令一下来,他就给罗星拨了电话。


 


罗星脊柱神经被打穿,摊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手机还是陪床的同事帮忙拿来放在耳边的。


 


向来伶牙俐齿的顾顺像是炮还没打出来就在枪管里炸了,哑着嗓子咳了两声,血液随着心脏砰砰砰地一股股送进头顶嗡嗡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罗星反过头来安慰他,“我没事。”


 


顾顺哼了一声,狠狠吸了把憋到鼻子里的眼泪,叫嚣道:“等老子回来就给你办五星级夕阳红养老院贵宾卡。”


 


罗星听出这人缓过劲来了,笑了两声,“那你得全胳膊全腿的回来。去吧——哎,别欺负我观察员,也别告诉他——别吓着他。”


 


【3】


 


顾顺又开始毛不顺了。


 


虽然李懂长得挺顺眼的。


 


但他就是想绷着脸怼李懂两句,给他下马威。


 


又被向来吃软不吃硬地好脾气不服输李懂怼了回来。


 


虽然这种“见识见识你的本事”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最基础的互怼并不能给深谙此道的老狐狸什么真实性的伤害,顾顺还是敏锐地感觉到——这小子脾气并没有罗星口述中的那么好,以及可能还真是怕子弹的小菜鸡。


 


唉没本事还不服管教。


 


但是小菜鸡在枪林弹雨里还是像打了激素似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起来。


 


他并不是经不起风雨,只是缺个独自在雷暴里打滚的机会——顾顺眼眶给流弹擦了个大口,血流下来蛰的右眼生疼,左眼却清楚地看着李懂趴在那里扣完扳机后逐渐恢复平稳起伏的后背;他后脑勺磕在地上,乱成浆糊的脑子分不清东南西北,却在此时此景下条理清晰地拼起这么一句感叹。


 


不错,罗星果然看走眼了,这是个厉害的主。


 


任务顺利完成。他靠在李懂的小肩膀上,琢磨着等李懂去探望罗星的时候也得跟去显摆一番——看哥调教出来的人,精气神儿都不一样了。


 


然后下飞机的时候乐极生悲地扭了脚,扶着他的李懂没想到,被带了个趔趄,脱手的顾顺叽里咕噜地从飞机上滚了下去,好死不死压断了胳膊。


 


被去杨锐队长伙同佟莉打包塞吉布提医疗中心接受治疗了。


 


主治医生给他的胳膊打了石膏,右眼也糊了个酷似加勒比海盗的绷带,拿着病历态度亲和而语气严厉地威胁他,“卧床不要动——吃饭也是撒尿也是。有事按铃,有护士来帮忙。”


 


“哦,”顾顺挤出一张无辜脸,“那我可以调去三楼的310病房吗?那边住的都是我们一个队的,有事好帮忙。而且我还没家室,大姑娘大小伙子的多不好意思啊。”


 


十分有理有据——然后被独裁专制的大夫一票否决。


 


【4】


 


顾顺是个好狙击手。


 


极度沉稳,不失耐心。


 


他可以连续在坑里趴上几个小时不动弹。


 


可一下战场,那点皮的起飞的本质就压不住了。


 


李懂手里没停地切着一个从杨锐小菜园里摘来的番茄,一边应和着耳机里顾顺关于医院米饭夹生,茄子淡的一批,酸菜鱼里只有半块鱼头,真特么想吃肉的鸡零狗碎的抱怨,一边注意着电磁炉上滚着的热水。


然后不带一丝情绪地告诉顾顺,“今天午饭是西红柿鸡蛋挂面。”


 


顾顺立马底气十足发号施令起来,“李懂!你没听懂命令吗?我想吃鸡,就队长菜园里养的那两只鸡。”


 


楼道里公用电话适时响起来。


 


李懂擦了手,摘了一边耳机出门去接。


 


顾顺的主治医师攒了几日的怒气值,恶狠狠地告了他一状——单人病房住了没两天就跛着一只脚逃窜了两楼窜到310病房;和陆琛徐宏开了个热闹的party庆祝越狱成功;并且试图潜入顶楼把复建的罗星偷出来拖进310打麻将......


 


耳机那边的顾顺没意识到李懂这边突如其来的沉默,一刻不停地重申强调自己对队长杨锐养的两只鸡的惦念。


 


好烦啊。


 


也就这个时候,李懂才能感觉到他无所不能的主狙,也不过是个刚二十出头烦人烦的很有一手的小伙子。仿佛战场上那点相互依存相互扶持的关系,悄无声息地延续到了生活里。


 


这种感觉是和罗星搭档从来没有过的。


 


李懂一声不吭地掐了语音,找了队长杨锐的电话拨出去。


 


杨锐不在军事基地,拖着佟莉不知道了哪个山沟沟里的部队去挖墙角了。


 


电话没打通,李懂从零钱袋里摸出来五十块钱放进队长宿舍,觉得还是等回来再写份检查比较妥当。


 


他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你看副队也住院呢,陆琛也住院呢,罗星也住院呢,正好顾顺也住院对吧,炖只鸡大家一起吃。


 


然后李懂在厨房里翻出来个装米的布袋,雄赳赳气昂昂地套了只鸡回来,剁成鸡块煲进了砂锅里。


 


李懂炖地一手好鸡。


 


他掀开盖把浮油撇掉,小心翼翼地装进不锈钢保温盒里封起来,生怕路上洒出来。


 


可浓郁的香味就是不受控制得从缝隙中溢出来,钩的人心里直犯痒痒。


 


李懂刚踩上三楼的地板,一转眼就看见顾黄鼠狼扒在病房门口摇着大尾巴,隔着大老远招呼他,“李懂!嘿!你小子行呀,真把队长养的鸡捉了炖了?”


 


屋里的徐宏瞪圆了眼睛,“什么?谁把队长的宝贝母鸡炖了?李懂?”


 


311病房住了两个蛟龙二队鼻子可灵光的小伙儿,大老远就闻见肉香味,又听着有人叫李懂,腆着脸趴在门口“懂哥懂哥”的喊。


 


顾顺撑起拐把人轰了出去。


 


【5】


 


李懂难得好声好气地把顾顺连哄带骗地塞进了之前的单间,在过于追求息事宁人的同时签下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什么要求得陪床,什么要求得照顾起夜。


 


此人极其难缠,搞的李懂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现任主狙的纠缠,端着碗提前留出来的温热鸡汤蹬蹬蹬跑上了顶楼。


 


罗星已经可以倚着枕头坐起来了,手也能用上力,接过李懂手里的鸡汤尝了口,啧啧称奇:“你手艺这么好,之前都没有尝过。”


 


李懂没吭声,低着头摸索自己虎口上的茧子。


 


“怎么了?”罗星探出另一只手来在他脸上抹了一把,“我这有抽纸,你用吗?”


 


“不,不用,我没事,”李懂抬起头来看了罗星一眼然后转移了视线,他眼角红红的,可终究没落下泪来,“就是有点难过。”


 


罗星比他大几岁,像个和善的老大哥,演习的时候放任他学习尝试,可到了真枪实弹的时候,就一定会发狠把他拱到安全的角落里。


 


他呼噜了两把李懂短茬茬的后脑勺,安慰道:“我不难过,你也别难过。既然从事这个工作,就得做好思想准备,子弹是躲不过的,不打在我身上,就会打在你身上,或者是打在别人身上。命里定了的,不是谁的错。”


 


“子弹是躲不过的。”李懂小声地重复了一句。


 


他认真地想,我可以替你们挡子弹的;就算挡不住,我也能捡起枪完成任务——他已经试过了。


 


【6】


 


顾顺没个正行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看见李懂进门就翘起没毛病的那只脚踩在栏杆上,跩兮兮地质问三连:“怎么才回来?我发现你真是翅膀硬了,我不过开了个玩笑,你转身就把队长养了半年的母鸡捉了炖了,检查写了没有?哎,哥这有检查报告模板,你要不要?”


 


李懂惯了他跩的天下第一的臭屁样子,根本不反击给他毛不顺的机会,从床底下摸出马扎,一屁股坐床边就开始默默削苹果。


 


“哎,你这个小同志,”顾顺撑起身子抬手就去拽还连在苹果上的苹果皮,“模板要不要给个准话,现在买就送,一个苹果就能换一份,还附送蛟龙一队狙击手限量拥抱一个——换成亲亲也可以。”


 


李懂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他耳朵上一热,抬眼看过来,上目线在张娃娃脸上怎么看怎么乖巧,床头拧开的暖黄灯给他眼睫打了层光影,那颗小痣就在光影里一隐一现,忽闪忽闪的。他段位不够,猜自己脸可能也跟着红了,柔软的厚嘴唇一撇,生硬地回击:“白送也不要,顾顺你说话真欠。”


 


看得顾顺心里痒痒,又想起军校那个尴尬的晚上,还有那个没亲到的小姑娘,到底没有同生共死过是不一样,那个时候只想着跟罗星显摆,现在一点都不想让这个人出现在罗星跟前。


 


糟糕要栽了。


 


顾顺心里软,嘴上却不饶人,打开了狙击枪模式,打一枪上次膛,砰砰砰瞄准了李懂狂打,“我跟别人才不这样。你想想,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你被怼了反应这么好玩,为什么我要腆着脸凑你跟前招人嫌?你跟你女朋友不这样吗?男的不都喜欢谁才逮着谁欺负吗?”


 


刚满二十的李懂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一提谈恋爱就脸红,他只能和顾顺过一招“沉默是金”,再来一套简单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再往下就是懵懂着顺着人话走了,完全没注意顾顺话里边奇奇怪怪的逻辑,“我没,我没女朋友。”


 


顾顺跩跩地哼了声,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你这种傻小子怎么可能有女朋友,站起来背对我,哥教你一招。”


 


李懂一边嘴上别扭地反驳“你有过很多女朋友吗?”一边好奇这人能有什么花招,不情不愿地转身照做。


 


顾顺拍拍他的肩膀,趁着人迷茫不解地转身,低头嘟嘴一气呵成,在他耳廓边轻柔地蹭了过去。


 


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fin

评论

热度(490)